亓允文

第一篇、壯烈犧牲的左烈士

medicchi1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抗戰佚失的歷史故事

自序

medicchi1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是七七抗戰宣言已過的八十年193777

medicchi1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賈迎春的遭遇影射誰?

作者: 吳雪松

medicchi1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孔子為什麼要跟老婆離婚

轉播報導

medicchi1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八月二日宣誓就職的新任駐新加坡代表江春男,當天晚間因酒駕,被依公共危險罪移送法辦,因其態度良好,檢察官複訊後四小時即將他請回。江春男八月四日接受媒體訪問,表示抱歉。

   據報導,72歲知名媒體人江春男,筆名「司馬文武」,曾任中國時報政治、外交記者、自立晚報記者、新新聞發行人、首都早報社長兼總編輯、台灣日報發行人、英文台北時報發行人、台灣蘋果日報顧問及專欄作家等。江春男2日晚間與友人餐敘,駕車離開時被交通大隊警網攔查,酒測值0.27毫克,超過現行規定0.15毫克之標準。

medicchi1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民黨為什麼失掉了大陸?

  對於國民黨為什麼失掉了大陸,蔣介石在退守臺灣後曾有過檢討。他在日記中寫道“美必後悔莫及而馬歇爾須負全責”,認為若不是馬歇爾在東北力主調停、偏袒中共,致使國軍貽誤戰機,就不會有大陸慘敗。國民政府其他一些高官,也持有類似看法,如陳立夫說,馬歇爾讓“共黨藉談判以爭取時間”,使中共坐大。

medicchi1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村兵太郎大將的下場

木村兵太郎,日本陸軍少佐木村伊助之長子(木村伊助是陸軍士官學校舊4期畢業,日俄戰爭戰死的殉國者)。曾就讀於廣島一中(現廣島縣立廣島國泰寺高等學校)。先後畢業於廣島陸軍地方幼年學校,陸軍中央幼年學校。1908527日畢業於陸軍士官學校第20期炮兵科(276人中第15名),同年1225日授予炮兵少尉軍銜,任野炮兵第16聯隊附。19121126日畢業於陸軍炮工學校高等科第18期,任陸軍野炮兵射擊學校教官。19161125日畢業於陸軍大學校第28期(56人中第9名)。歷任參謀本部附勤務,第3師團參謀,參謀本部部員,參謀本部附,赴德國學習研究軍事,參謀本部部員兼陸大教官,野炮兵第24聯隊少佐大隊長,炮兵監中佐部員,陸軍野炮兵學校教官,參謀本部部員兼軍令部部員,1929年倫敦裁軍會議時,他作爲隨員參加了會議,當時就積極主張擺脱西方國家對日本的約束,鼓吹自主發展軍備。野炮兵第22聯隊大佐聯隊長(九一八事變時),陸軍技術本部員兼野炮兵學校教官,19353月陸軍省整備局統治課長。
  193681日,木村兵太郎晉升陸軍少將。19368月復又轉任兵器局長,193711月兼任大本營野戰兵器長官。一直到這時,木村兵太郎始終作爲日本陸軍的炮兵專家,負責野戰兵器裝備的開發與研製。19393月任第32師團中將師團長,駐守山東兗州。1940429日被授予勳一等旭日大綬章。任關東軍參謀長,輔佐梅津美治郎大將,19414月晉升陸軍次官,追隨陸相東條英機發動太平洋戰爭,太平洋戰爭爆發,東條陞爲首相後,他做爲次官實際負責陸軍省事務。19433月轉任軍事參議官兼兵器行政本部長,19449月東條失勢後,被發配到危機四伏的緬甸,接替戰敗撤職的河邊正三出任緬甸方面軍司令官。1945年初在緬甸中部的伊洛瓦底江會戰中被英軍擊敗,全軍覆滅,423日隻身逃出仰光。57日晉升日本陸軍大將。

medicchi1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民黨內鬥恩怨內情複雜

19406月﹐國民黨江蘇省政府主席韓德勤受蔣介石指令﹐企圖阻擋新四軍向蘇北發展﹐拉攏泰州地方實力派﹑魯蘇皖邊區游擊總指揮部的正副總指揮李明揚﹑李長江﹐阻擊新四軍。此時的魯蘇皖邊區游擊總指揮部的李明揚、李長江(簡稱兩李)擁兵2萬餘人陳泰運的稅警團5千餘人。

medicchi1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於此次祝捷大會只許日本和朝鮮僑民參加,中國人不得入內。於是,給白川義則一點教訓的歷史性重任就落在朝鮮義士的肩上。 
上海。小巷深處。 
一個穿長衫的中國人甩掉尾隨的耳目,機警地閃進一扇不起眼的鐵門。 
(門鈴聲響~) 
門房說:王先生! 
來者正是當時人稱“民國第一殺手”的“暗殺大王”王亞樵。 
門房說:您怎麽不坐車? 
王亞樵說: 沒關係,這樣才安全。 
王亞樵走進一間陳設簡陋的小房。坐在房裏的一位身著普通布衫的中年人立刻站了起來。他就是代理國民政府行政院長,與蔡廷鍇、蔣光鼐一同領導十九路軍英勇抗日的陳銘樞。 
王亞樵說:陳司令! 
陳說:大概不會有人想到我陳銘樞會從香港悄悄回來,住在這兒吧。 
王說:十九路軍上海抗戰,影響十分深遠啊。 
陳說:可惜,沒能把日本人打痛。 
王說:是啊,聽說他們還想搞祝捷大會。 
兩人同時沈默,又同時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王說:你怎麽想? 
陳說:你呢? 
陳說:單靠我們恐怕不行。 
王說:他們說,不許中國人入場。 
陳說:那我們能不能…… 
王說:能!我們一定能! 
兩人信心十足,彼此捶打著對方的肩膀。 
隨即,王亞樵找到了與其交情甚篤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內務總長安昌浩,並特地約見當時任臨時政府警務局長,後升任主席的金九。這位在朝鮮抗日運動歷史上的傳奇人物策劃過多起反日暗殺行動,曾經包括1932年1月28日的刺殺裕仁天皇的行動,但終因啞彈而未遂。這一次,中朝兩國人民國仇家恨的重擔再次落到金九的肩上。 
金九在接受這項極爲重要的任務之後,便開始又一輪緊張的籌備。他汲取因啞彈未遂的教訓,在製造炸彈方面下極大氣力。由於此次參加祝捷大會的民衆必須且只能攜帶一個午餐飯盒、一個水壺和太陽旗一面,飯盒和水壺就成為此次爆炸刺殺最有利的掩飾。他通過多方渠道,與上海兵工廠取得聯繫,向其訂購如日本人攜帶的水壺和飯盒型的炸彈。製作炸彈的技師告訴金九,爆破的試驗要連續做二十幾次,不能出現一次失敗,才能進行最後安裝。 相對來說,物色合適的人選非常困難,因爲這個人不僅要膽大心細、意志堅強,更重要的是,在戒備森嚴的虹口公園裏投擲炸彈,生還的可能性幾乎爲零。若沒有對日寇的深仇大恨和對光復祖國的堅強信心,是根本不能做出這種捨生取義的壯舉。就在這時,一個名叫尹奉吉的韓僑被納入金九的名單。 
上海,某小巷內的小院,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所在地。 
    衣著樸素的金九一邊親自掌勺做菜,一邊閱讀有關文件資料。因爲看文件看得入了神,忘記鍋裏還燒著菜。在座的是血氣方剛,個個摩拳擦掌的朝鮮抗日義士們,其中就有擔任此次刺殺主要任務的尹奉吉。 
金九說:今天就用燒糊的鍋巴招待大家。將來復國成功,我再請諸位吃正宗的韓國料理。 
尹說:主席,我們十分敬仰您報國的一腔熱血。 
金說:大韓民國就需要你這樣年輕有爲的志士。 
尹說:只要主席下令,我尹奉吉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1932年4月29日上午8點,上海虹口公園。 
公園四周,軍警林立;不遠處,一排排整齊列隊的日軍正手舉太陽旗和日本軍旗,不可一世的邁入會場。入口處,熙熙攘攘的人群晃動著手中的太陽旗,拎著熱水瓶和飯盒,緩緩入場。他們其中大部分都是日本的軍人和僑民。只見人人臉上春風滿面,個個手舞足蹈。他們早就知道,這次來虹口公園並非以往的休閒散步,因爲今天,這裏將是日本炫耀侵略戰利品的舞台,他們,就如同在本國國土上一般。 
人群中,穿著並不起眼的尹奉吉在狂歡的人群中步履艱難的穿梭著。與他們不同的是,尹奉吉此刻手中拎著的並不僅僅是同周圍人一般簡單的午餐,裏面沈甸甸的是中朝兩國人民抗擊侵略的滿腔熱血和血淋淋的國仇家恨。 
4月29日凌晨,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所在地。 
金九與尹奉吉共進早餐。 
尹奉吉神態自若,幽默的和金九開著玩笑:達.芬奇有幅名畫,叫“最後的晚餐”,我這就叫做:“最後的早餐”。 
金九說:相信你能順利完成任務,並平安逃離現場。中國同志會在預定地點開車接你。 
尹奉吉將金九遞過的一杯酒一飲而盡,接著解下自己的手錶:這隻錶是我昨天宣誓後花6塊錢買的,而先生的錶只值2元。我們換換吧,再過一小時,這隻錶對我也沒什麽用了。 
金九忍著淚水,接過手錶和尹奉吉從身上掏出的零錢雜物。 
尹奉吉最後從懷裏拿出一份遺書:這是留給我妻子的信,請先生設法轉交。她太溫柔了,我擔心她承受不了這種打擊,所以一直瞞著…… 
     現場的歌舞昇平猛然間把尹奉吉從短暫的回憶中敲醒。他定了定神,看了看錶,現在剛好是上午10點整。尹奉吉從容的走向會場前排位置,將水壺和飯盒放在離大會主席台不遠的地方。在橫七豎八的水壺中,他的水壺並不顯得有什麽特別。 
此時,公園門口處一陣騷動。在警車的前導下,白川義則大將等日本高級官員坐著小車魚貫而入。其中有第九師團長植田謙吉中將、海軍第三艦隊司令官野村中將、日本駐華公使重光葵、駐上海總領事村井、日本駐滬居留民團行政委員長河端員次等人。全場頓時掌聲雷鳴,揮舞的太陽旗頃刻泛濫成一片旗海。白川義則身著大將服,由衆人簇擁著登上大會主席台。祝捷大會正式開始。 
上海戰役的偉大勝利充分證明,帝國軍隊是世界上第一流的軍隊,是任何國家也不可戰勝的……” 
主席台上,白川義則正趾高氣揚的大打官腔,發表所謂訓詞。台下前排位置,無心聽訓的尹奉吉看了看手錶,沈著的走向擺放水壺的地方,擰開瓶蓋,不緊不慢的喝著水。 
11時30分左右,“祝捷大會”進入高潮。台上台下高唱日本國歌。18架日本飛機在國歌聲及禮炮聲中呼嘯飛翔。 
第三聲禮炮鳴響的同時,尹奉吉衝出人群,在距主席台幾米遠的地方,將水壺型炸彈奮力擲出。炸彈準確地落在白川、河端等人的腳下。伴著濃煙,炸彈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震響。 
成功了!成功了!”隨著驚恐四散的人群,尹奉吉忍不住回頭看著滾滾濃煙,高興地放聲呼喊。 
這是一場成功的奇襲。日軍民團行政委員長河端員次被當場炸死;日本海軍第三艦隊司令官野村吉三郎被炸得雙目失明;日本陸軍第9師團長植田謙吉被炸斷一條腿;日本駐華公使重光葵挨炸後左腿殘疾。白川義則大將身中彈片無數,於5月16日死在醫院。 
虹口公園爆炸事件所起的作用,甚至連其策劃者及執行者都不曾估計到。這一事件引起了國際社會對日本肆意擴張、侵吞朝鮮的重視,國際正義輿論借此案譴責日本侵華,與此同時,“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因成功地領導了這起爆炸事件,在全體朝鮮人民,特別是旅居海外的朝僑中重新樹立起威信,從而使一度處於低潮的民族解放運動有了新的轉機。 
1932年5月25日,日本上海派遣軍軍法會議以“殺人”、“殺人未遂”等罪名判處尹奉吉死刑,旋即由“大洋丸”輪船押赴日本。11月18日,他被秘密轉押神戶,後又關押在大阪陸軍衛戍監獄。同年12月30日,尹奉吉在日本金澤郊外三小牛兵工廠工地上壯烈捐軀,時年25歲。 
上海市東北方的虹口公園,現名魯迅公園裏有一幢富於朝鮮民族建築風格的二層亭閣———梅亭。這是爲紀念朝鮮愛國者尹奉吉而專門修建的。

medicchi16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